忍者ブログ
SUMMER!!!!*.‧ˋ(≧//▽//≦)╯* .*.(撒小花)

* admin *  * write *

[1]  [13]  [2]  [14]  [20]  [19]  [15]  [21]  [16]  [22]  [23
<<10 * 11/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1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結果我今天要考試我昨天還熬夜打混orz

啊啊啊誰來救救我啊~~~~~~~~~~~(跑掉





這篇要特別感謝阿淚幫我改標點符號(笑

因為我不會打中文標點符號所以每次都用插入改半天(死 orz

總之大家隨便看看就好,

這不是30年補完, 只是突發文這樣.........w

+ + + + + + + + + +


------- 剝離 --------




─那是,失去半身的痛。

像是潛伏在體內一樣,不去想它就仿佛不存在似的。

但每當夜闌人靜獨自一人時,就如同刨心一般的疼痛難耐。






「小夜!不要忘記明天的歷史小考喔!」香里一邊笑著一邊往回家的方向跑去。

「不會忘記啦!明天見!」小夜微笑的跟香里道再見,轉過身往大眾酒店的方向走去。


「今天的晚餐會是什麼呢……凱不知道又會嘗試什麼新料理。」小夜自言自語般的說著。

自從跟DIVA的決戰之後過了幾個月,

接近休眠期的她到現在仍然奇蹟似的清醒著,

知情的眾人雖然驚訝,卻也都暗自做著心理準備。

不過,大家擔心的也不只她的身體情況,

這一陣子大家都小心翼翼的避免提起任何跟那黑衣徒者有關的話題。

看她除了第一天的失控痛哭之外,似乎也心平氣和的過了這麼長一段日子。

可是那平靜的外表反而更讓人憂心不已。


「我回來了!」小夜推開大眾的門,揚聲跟在廚房裡手忙腳亂的凱打招呼。

「喔~妳回來啦!再一下就能吃飯了,等等喔~」忙的滿頭大汗的凱努力的跟小夜交待。

「呵呵,凱又再研究新菜單了嗎!不要又像上次一樣把黑醋當醬油喔。」

她吃吃笑道,提醒著凱剛開始練廚藝時的糗事。

「囉嗦!我現在已經很上手了!」凱惱紅著臉回了一句。

「對了,晚上紅盾的大家要過來是嗎?專程來驗收凱的廚藝的嗎?」

小夜揶揄道。嘴裡雖然是這樣說,

不過她知道這是大家為了盡量跟她多相處才會這麼頻繁的來大眾接受凱的荼毒。

畢竟她什麼時候會進入休眠期誰也說不準。

「啊,是啊,Joel要回法國一趟,過一陣子才會再來,所以就先聚一聚。」凱一邊佈菜一邊回答道。

「妳也先去洗把臉換個衣服吧,等大家到了就能開動囉~」正這麼說著,大門就打開了。

「呦~看起來不錯嘛!進步很多喔~」是路易斯。

「嘿~挺香的說。」跟在一旁的露露雖然不進食,卻也發出了稱讚。

「歡迎光臨。」小夜笑著說。

「露露須要血袋嗎?」她問道。

「沒關係,剛剛已經先喝飽了,我只是來湊熱鬧的。」笑的一臉開心的露露回答。

「是嗎。」小夜微笑。

「大衛那傢伙還沒到?」凱洗完手走了過來。

「啊,他跟茱莉雅要載Joel過來,應該快到了。」

沒多久後大衛夫妻,Joel,崗村和真央都到了。

眾人陸續入座後小夜正好換完衣服出來。

跟大家打過招呼又閒話家常幾句,終於開動了。

晚餐的氣氛一如往常的輕鬆愉快。

真央和岡村還是那麼愛鬥嘴;旁觀的Joel不時會插上一兩句拯救老是處於下方的岡村。

連向來嚴肅的大衛也在眾人的影響下露出了柔和的表情。

當然這也可能是因為茱莉雅前幾天才宣佈了懷孕喜訊的關係。

「哈哈哈沒錯沒錯凱的確是會做這種事~」

「對吧~笑死我了~」小夜一邊笑著爆凱的料,一邊伸手拿了一罐新的瓶裝汽水。

她使盡了力也無法把瓶蓋轉開,可能跟她休眠期將近多少有點關係吧。

下意識的,她回過頭去準備找那會沉默而忠實回應她一切請求的徒者幫忙,

「哈吉,我打不開………!」

沒有。 那道像影子一樣安靜而自然的存在不管怎麼找都看不到了。

「………………」不知道是被自己的發言嚇到,

還是再度意識到那唯一的伴侶已經不在身邊,小夜怔怔的呆住。

雙手不自覺的緊握住瓶身,用力到泛白。

「小夜……」真央小聲的叫著她的名字。

原本熱鬧的餐廳頓時陷入一片寂靜。


──是啊…我怎麼忘了…他,並沒有跟我們一起回來…


「………啊!」像是突然驚醒一樣,小夜笑著說:

「大家怎麼了?繼續聊啊。」

她全身幾不可察的微微顫抖著,努力揚著嘴角,

已經放開保特瓶的雙手在桌面下用力死絞著裙擺。

「凱,你能幫我開一下飲料嗎?我去一下洗手間馬上回來。」

她表情不變快速的丟下一句話後,猛的起身快步走向後方的盥洗室。

「小夜!」凱下意識的起身抓住她手臂。

「…對不起。」瀏海遮住了小夜的表情,她擺脫掉凱的手,低著頭衝進盥洗室裡。

碰!

盥洗室的門用力的關上。

小夜背靠著門微微的顫抖著。

鏡中的倒影一臉慘白驚嚇,

像是忍受著強烈的痛楚般,她滑到地版上用力的用雙手將自己環抱。

「沒事的,一定沒事的,哈吉只是比我們晚一點,他一定會回來的,

笨小夜妳在害怕什麼,害的大家也都嚇到了,這樣不行呦…」

她喃喃自語。

突然想起這一陣子總是在夜晚揪纏著她的惡夢,


──那個哈吉在她面前被砸個粉碎的夢──


她用力的閉起雙眼兩手掩耳,渾身止不住的顫抖著,

「沒事的,一定沒事的,哈吉不會這麼簡單就死掉的,

他可是騎士啊!一定只是在哪裡等待傷口恢復而已……」

──可是在那之後馬上就是美軍的爆炸攻擊呦!

一個細細的聲音小聲的反駁著小夜的自言自語。

「他一定逃出來了,一定沒事的…沒事的…沒事的…」



不知道過了多久,等小夜回到餐廳時大家都幫忙清理善後完畢,

準備道別了。

「咦?已經要走了嗎?」小夜問道。

「嗯,Joel要趕明天一大早的飛機,要先回去休息,我們就決定提早結束了。」

「是嗎……」

「小夜,要好好保重喔。」Joel看著她紅腫的雙眼,用一慣溫柔的表情交待著。

「我下次來日本還要再看到妳健康的笑著呦。」說完,大家就陸續離開了。



「妳先去休息吧,剩下一點點我會負責收拾的。」凱一臉複雜的看著小夜。

「嗯,晚安。」小夜低聲回答道,並轉身回樓上房間。



***   ***   ***


小夜縮成一團的躺在床上,

臉埋在棉被裡,

「哈吉………你到底在哪裡…」

在無星無月的夜裡,

一名少女孤獨的舔噬著傷口。

那是,靈魂被硬生生撕裂剝離的創痛。



──我現在,真的好痛,你知道嗎?











****************終***************




不要看我我什麼都不知道.................

總之就是這樣重點只有一行(炸

只是為了那一行才寫的(毆

啊啊我等下要考生物啊~~~~~~~~~(抱頭滾








++++++++++++++++++++++++++++=

Comment

既然貴絲妳都寫了瓶蓋那我要不要來寫肩帶這樣....
(對不起我開玩笑的)

總之這篇好食。(豎指)
小夜たん有痛到(ノд`)

(標點符號不用謝,儘管拜託我啊XDD
不過限定我人在宿舍的時候喔*笑)

namida1987at October 4, 2006 02:10 AM commen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ofile - 小哈啊飼育中v
HN:
貴絲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管理人一點也不糟糕一點也不無腦大家請放心入內呦 ~v

(噓太大了妳)
哈啊流言版 (白字無)

Calendar
10 2019/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我要我的STAR TOUR DVD
我要我的STAR-TOUR DVD!!
妹研所
Counter
Blog内検索
Access解析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appeal: 忍者ブログ / [PR]

template by ゆきぱんだ  //  Copyright: 貴絲的懶人觀察日記 All Rights Reserved